曾見過牠幾次,每次都是來匆匆,
擦身而過的失落感,事後回想起,是停留在牠甫生產後的肚子,還有那不甚好的皮膚病。

下一次再相遇時,一定要加快速度餵食,每回,是在失落後下了這註解。

終於,幾天前,牠再次出現了,這回依然是匆忙的腳步,
喚什麼名字好「小黃」、「狗媽媽」,還是...
脫口而出「狗狗」沒想到,牠停下腳步了,回到望著我。



終於停下腳步,而不再是毫無目的的往前走著覓食了,
「狗狗,來,吃飯好不好」,狗狗果然心動的朝著我走來,雖然明顯感受到牠的不安和戒心,
但心裡流入了一些些開心,能停下腳步歇歇、再吃個飯,我會放心些。


太靠近時,狗狗會害怕,不安到想逃跑。



於是,再拉開距離,慢慢來,也許有一天能不費力些的帶著去結紮,
這是親近牠的目的之一,要不,隔幾個月再相遇時,又挺了個大肚子,多可憐。



保持著距離,狗狗放心的大口大口的吃著飯,
偶遇的食客,餓壞了;像這樣的毛孩子,其實還有好多,只是常被忽略也不太重視著。



轉身,看見當年的小樹,2年半了,是個有些年份的故事和濃郁情感,
歸於大自然的塵土,是環保也回歸於大自然,如所願。
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