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一晚白森森追著我的畫面,實在難以忘卻,
上午不放心的再去看看水噹噹家族,幸好,都平安。



不甚友善的空地,是水噹噹家族搬了又搬,最後還是會繞回來的地方。



白森森端坐著看著我,沒了昨晚熱情的狂奔,
是消失在夜裡的車子和身影,澆息了他對追求幸福的熱情嗎,
白森森沒再追上來,始終靜坐著不動,看著他,是忍不住輕嘆了口氣,哎,無奈,是萬般無奈。



黑森森對家沒有憧憬,不然吧,應該形容黑森森不過是更早認清殘酷的事實罷了。



黃閃閃的前腳是跛了,但見我來了,飛奔著了。




輕快的奔騰,即使跛著腳也只能咬著牙認命的克服流浪種種的險境,
一個唯一的理由,就是要活下去。



這身影,若是家犬肯定形容是輕悅的奔騰,但看在自個眼裡,是不捨,
能維持多久的情誼,都在於居民的接受度,
餵食著,卻也時時提心吊膽著,明日,還能見著他們嗎。


今日,能再相遇,真好,當真是真好呀。




再往下一站去,小哈家族的長毛妹笑臉迎人的迎接著。



可樂也在等著吃飯。



可樂的女兒,沙士,也沒閒著,和媽媽一起打盹等著要開飯。



小哈風流慣了,但總會曉得要回來有三妻四妾的家。



小哈和長毛妹感情很好,常開玩笑說著小哈好福氣呢,有可樂、沙士、長毛妹這3位美女作伴~



小哈樂得跳起舞,流浪的生活裡,能這麼悠哉和擁有三妻四妾,難怪小哈樂得跳起舞了~


在小哈這一站,能遇到平安快樂的孩子們,真好,但時常少了大白熊,總徒留了遺憾。



黑P媽媽,是最老最老的朋友,喜歡她的獨立,和那傲人的勇敢。



遇見黑P媽媽,心裡是泛起了許許多多的想念,
黑妹們這一大群的孩子,好嗎,緣份好短,短到思念之情依然在心裡飄盪著。



一個好久不再踏入的小村子,鼓起勇氣再踏入,當年的小默,還在,
沒忘了他熟悉的機車聲,小默探出頭,露出了我好想念的笑容。



原來,在流浪的毛孩子心裡,他們是留了個位置,看著小默笑著搖尾巴,是感動也是歉意,
有多久沒踏入這裡,虧欠的連自己都不敢數著是多少日子了。



看著小默的環境,幸好,還有阿姨在照顧他,心是寬了不少,但那牽掛沒斷過,依然是想呀。


遇見小默,有著久別重逢的欣逢感,但不知怎麼的,好多的回憶湧上來,隨即覆蓋那欣逢感,
是夢吧,好想問問小默,這一切是夢嗎。









 



小哈家族故事延伸閱讀:


101/12/17 朋友


101.12.20 《再出發》之TNR紀綠


遇見老朋友Ⅰ


101/12/14 小哈家族


102/1/9 爆米香


102/3/8 好少好少的朋友


102/3/28 春風少年兄


 


水噹噹家族。故事延伸閱讀:

101.12.20 《再出發》之TNR紀綠


遇見老朋友Ⅰ


101/12/27 再發現水噹噹家族


102/1/18 三三兩兩的水噹噹家族


102/2/6 奔跑的那一刻


102/3/8 好少好少的朋友


102/3/24 暖了心的笑容


102/4/12 夜裡,想有個家的孩子




與流浪狗狗の故事延伸閱讀:

101/12/17 朋友


101.12.20 《再出發》之TNR紀綠


遇見老朋友Ⅰ


101/12/27 再發現水噹噹家族


101/12/30 新小小朋友


102/2/26 除夕那一晚


102/3/8 好少好少的朋友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