牠是SALU。
在白天裡看著,似乎又和夜晚的感覺不一樣了些,是否,帥了點了呢。



這尾巴,有些慘不忍賭,有發現異狀嗎。



站在陽光下,也許是加了衣服又或者有著小小暖和點的太陽,全身不再是顫抖著,
這樣的SALU,看起來增添了幾分自信和帥性。


尾巴的異狀找到了嗎,答案是打了結垂了下來的毛。



這毛能打結成如此,應該也是經歷了不少的風霜雪月。



提起跛著的腳,據烏丫環的說法,應該是近日的傷,
前幾日還未跛著腳,如果沒猜錯,該是這幾日發生車禍撞傷的。



拖延了幾日,早該帶去醫院了,不巧遇上國定假日,遲遲未上醫院,
今天也終於有空了,該上醫院去了,拉著SALU要坐上機車去醫院,這孩子,不知怎麼的,不肯上車。


是沒坐過機車嗎,或者是有恐懼感?
好吧,那,我們一起散步走著去醫院好了。



看著SALU踩過水痕留下的腳印,一步一腳印,SALU,那,我們就一步一腳印的走著、漫步著吧!



前幾天去幫SALU買了鐵鍊子,感覺鐵鍊子好像冰冷些,
但因不熟SALU的習性,怕牠咬壞了牽繩,只好委屈牠先用著鐵鍊子。



SALU走路,是提起前右腳的,這前右腳,應該是得一輩子這麼提起著了。



習慣選在草叢臭臭,神情是無辜的樣子。



尿尿也選在草地上,穿裙子抬腳尿尿的男生,怪異嗎。


小小跑步著,SALU也跟著我小跑步,那一剎那,腦海裡閃過個念頭,
如果有個人能一輩子陪著SALU散步奔跑,該多好。



陪著SALU漫步的小小一段路,有時跟在SALU後頭,看著這吃足了苦頭的孩子,心裡還是不忍。



這條步道,不陌生也熟悉,現在走起來,顯得孤單多了。



SALU的臉上盡是打鬥過的新舊傷痕,流浪的牠,遇到多少需逞兇鬥狠的自衛狀況呢。



看似平靜的臉龐,其實這該是SALU的本性,只是,佈滿著新舊傷痕的臉,是牠的面具嗎。



默默的陪著SALU走著步道,是我陪著SALU,抑或者是SALU在陪著我。。。


SALU時而奔跑著,臉上帶著害羞的笑容,
這孩子,多久沒這麼自在的笑過了,也許,流浪時,也不會有人願意停下來看看牠臉上綻放的笑容。



漫步著,我們,互相陪著彼此吧~



望著河川,幾個月前,幾個月後,河川依然是何川,早該體悟到,世界不會變,變的只有人事物。



SALU懂我在想什麼嗎,
其實SALU也想我懂牠,牠要的只是個家,一個可以溫飽,可以給牠愛的家。



又有新建案即將完工了,斜瓦屋頂,是曾經的夢想藍圖,可惜,夢想漂走了。


看著SALU,我突然想知道在牠心中,是否也有個夢想藍圖,
夢想藍圖漂走了,一顆死掉的心也不會再有任何幢幢,但SALU是該有的,有個很美的夢想藍圖。


穿梭在花草間的SALU,也許可以不用一輩子流浪。



小紅花配上SALU,甚是漂亮吧。


SALU忙著穿梭在花草間,而我,孤寂的看著小紫花,好多答案找不著,只得這麼認清接受事實。



SALU,你的生命,能否再綻放呢,我沒把握也無奈的想著,
回想著這幾天的相處,你很乖巧,愛撒嬌,完全不像個有戒心的流浪孩子,
試圖從你的這些行為裡找到答案,會不會你曾經有過家,只是,不小心走失或運氣差的被遺棄?

也罷,這些答案不太重要,沒了家就是沒了家,再到出答案,會有家嗎。



等待著SALU時,意外看見曾經一起很喜歡的枯樹,想起了當時的約定,
仰著頭望著天空,記得,不會忘了這約定的,當時沒能做主,但日後自己將會履行這約定的。



停停走走的漫步,來到醫院了,先照慣例幫SALU量了體重,14.78kg,
這體重應該還蠻符合SALU的身形。



到醫院的SALU很不自在,又開始緊張了,乖,只是來驗四合一和幫你煥然一新洗個香澡,
所以,別緊張,至於要不要原放,哈,再去問問闖禍的烏丫環~


 


 


SALU故事延伸閱讀:


102/1/2 誤打誤撞の相遇。狼狽跛腳的SALU

創作者介紹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