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早晨,起了大霧,在霧中,矇矓的看見水噹噹家族,
聽朋友說,水噹噹流浪到這兒了,果然在這兒發現水噹噹駐留的家,
迷霧中的早晨,遇見牠們,心裡安心了點,回頭再見面吧。



上午,霧散去了,帶了飯要來給飄泊的水噹噹家族吃,
輕放腳步,熟睡中的牠們,顯然沒發現我的打擾。



沾著露水的枯雜草,這對我們人類而言,也許不重要,或者礙事,
但對流浪的狗狗而言,這枯雜草即使沾著露水,卻也是在寒冬夜裡保暖的棉被。



散落的便當盒,拚湊起來應該只有一份便當,這是牠們昨晚的晚餐嗎,或者是好幾天下來的一頓飯。



緩慢的靠近牠們,是不想太大聲的驚擾牠們,也是在心痛於牠們處在這麼惡劣的環境,
是飢寒交迫,更是個大隱憂,
這兒,是不陌生的環境,新建的社區,遷入的居民,幾乎不認同接受牠們,
捕犬大隊,很常在這兒出沒,謾罵的民眾更多。


牠們,還有幾個安心的日子能待在這兒,嘆著氣,踩著沉重的腳步往前走,
沒有家的孩子,也許能安心的在飢寒交迫的夜晚縮捲著身子互相取緩的睡著,是短暫的好事吧。



總算發現我的到來了,都起身了,
警覺性要夠高呀,不知怎麼的,替牠們擔憂了起來,
和牠們的距離算近的了,捕狗大隊的長網子一拋拉,落網的定有,能逃掉的,也許沒有。



看著水噹噹,無奈的嘆了氣,牠的臉上是帶著微笑的,流浪狗狗親人不見得是好事~



也許我的擔憂感染了給水噹噹,牠有些不解的看著我,
能睜開眼看見陽光,不好嗎,
「是好亦是不好吧。」我是有些悲觀的想這麼回答水噹噹。



水噹噹帶著新護花使者對著我笑,
這笑容讓我懾住了,從狗狗身上,我想,我可以學到的很多很多,至少,牠們擁有我失去的快樂。



初認識的大白狗,我們來取名字好嗎,叫什麼呢,
我喜歡俗氣點,有力點,又好記的名字,叫「白森森」好嗎。


才初次見面,白森森居然可以這麼安心的坐在我面前搔癢,還俏皮的吐舌頭,
忍不住苦笑了,原來,牠們都是我生命中的老師,許多帶來正面力量的老師們。



這位也是水噹噹的新護花使者之一,叫什麼名字好呢,「黑森森」吧,好記就好~



黃閃閃,水噹噹最忠心的護花使者,一起浪跡天涯的伴侶。



黃閃閃的腳受過傷,使終提著無法著地,
流浪的過程,是無法確保平安安全,這傷得一輩子帶著了。



痛嗎,也許痛,但似乎也只能認命的忍著,細看黃閃閃,其實很有特色,
可惜了,這樣的米克斯孩子,終究不被青睞。。。



上回遇到水噹噹時,沒看見的小小狗,原來在這,鬆了口氣,幸好還在,且平安。
還記得幾面之緣,飛快的朝我奔來。



樣子好可愛,想起了我們中途家庭目前在試養中的小熊
叫「黃牙牙」好嗎,黃色還在牙牙學語的小小狗狗。



5個相依為命的狗狗,餓了吧,吃個早午餐吧!



只是要在人口眾多的社區餵食,其實很不便,容易被驅趕,更容易引來捕犬大隊,
備了盒子放了飯飯,希望不會太弄髒環境,吃完就拾走吧。


黑森森先開動,原來牠是水噹噹家族的大老,只是,也太急了點,用這姿勢吃飯,好像很搞笑。



水噹噹雖然貴為萬綠叢中一點紅,這紅花在愛情和麵包中,還是被拋在愛情後了~





黃牙牙最小個兒,肯定搶不贏大哥哥姐姐們,退縮到草叢裡等待排隊吃飯,
拿了幾塊肉要給黃牙牙,喚不過來,依然待在草叢裡。



安份的坐在草叢裡,這是流浪的狗狗們的生存方式,
縱使心有不捨,但似乎只能讓牠們學會"適者生存,不適者淘汰"的殘忍定論。



偷偷塞了幾塊肉給黃閃閃,傷殘的孩子,難免偏心些,要多吃點,今天,我們又有緣相遇呢。





繞去看黑P 媽媽,在車底下睡覺,對著我搖尾巴,
黑P媽媽,我們是很老很老的老朋友吧~



意外發現的新朋友,好瘦弱又好擔小,好不容易誘過來吃飯,卻又驚的四處觀看環境。


今天,再發現水噹噹家族,心裡有些小開心,但其實也隱憂,
阿忠大哥,趕快空個時間給我吧,TNR後原放至他處,希望不會那麼快引來「捉機」~


 


 


水噹噹家族。故事延伸閱讀:

 
101.12.20 《再出發》之TNR紀綠


遇見老朋友Ⅰ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