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了空,出門餵食去,上回TNR沒遇上水噹噹,說不可惜其實騙人的,
是可惜,但也是擔心,擔心會不會水噹噹牠們出了什麼意外,尤其,捕犬大隊是個很討厭的隱憂。


騎著車,正在等紅綠燈時,遠處傳來吠叫聲,轉頭一看,居然是水噹噹,好意外,但也安心了些,
這吠叫聲不是水噹噹的,而是民眾帶著家犬散步,有愛的家犬對著水噹噹們的吠叫,
看到這情景,又瞧見主人手裡是拿著棍子驅趕著水噹噹們,心裡著實不好受。


連忙停妥車,喚了水噹噹,牠們,也停下慌忙避難的腳步,看著我。



相視,是讓人苦笑的,原來,牠們認得我,只是,是在這有些狼狽和難堪的樣子下,
水噹噹對著我笑,黃閃閃依然是緊繃著的樣子,那小小姑娘呢,怎麼不見了。 



拿了盒子,放了飯,流浪的路上,也得吃飽了才有體力,
吃點飯吧,即使不是大魚大肉,也能補充點體力的。


黃閃閃一直都很緊繃,對牠,有著不捨的疼惜感,這孩子,還是卸不下面具來相信人類。



一旁的水噹噹早就開動了,黃閃閃還是驚驚的,該開動嗎。



直盯著水噹噹瞧,一頓不是大魚大肉的飯,讓牠遲遲不敢開動,心裡的傷,有多深呢。



終於,開動了,呼,鬆了口氣,黃閃閃再不開動,都考慮祭出罐頭大餐了。



水噹噹吃得津津有味,不見的這幾日,有吃飯嗎,還是,像往常一樣,有一餐沒一餐的覓食著呢。



要吃飽飽的,下回要TNR時,別再撲空了,回原來流浪的家吧,這兒,危險倍增,回家吧。


想著水噹噹,往著下一站,熟悉的身影,在路口徘徊著,是大白熊。



嗨,大白熊。
不變的招呼方式/揚起尾巴搖呀搖,真好,今天遇上第二組老朋友了。



大白熊老了,只是能不老嗎,在流浪的環境裡,確實是易病又易老的。


有個身影在後面竄出來,是小哈,我們,都很熟悉的小哈。



嗨,小哈,不管天天見面,或者幾日一見,或者好久好久才見面,你總是記得我,
這感覺,很溫暖,謝謝你,老朋友。


大白熊窩著吃飯的背影,一個很老很老的老朋友的背影。


要平平安安的過每一天喔,我的大白熊。



繼續下一站,可樂聽見機車聲,跑了出來。



用著三隻腳,很認真的朝我奔來。



奔跑的臉,甚是可愛。



三隻腳的可樂,應該是快樂的吧。



可樂的女兒,是緩緩的跟在可樂後頭,臉上有著笑意,
猛然想起,老是喚著可樂的女兒,沒個名字,該取什麼名字好呢,
沙士,好嗎,不太雅的名字,但,好記又上口,就沙士吧~


很難得聽得可樂的聲音,今天居然聽見她唱歌,很可愛的歌聲,
吃飯前先唱首歌,可樂很懂得生活的樂趣哦~



可樂+沙士,開動吃飯囉~


遇見老朋友,真好,熟悉的感覺,暖了心,也靜了心,
要一直一直都相遇,一直一直都能遇上,如此這般真的老朋友。


 


 


與流浪狗狗の故事延伸閱讀:

 
101/12/17 朋友


101.12.20 《再出發》之TNR紀綠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