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♬認養,不棄養♬
♬一個人,無法改變流浪狗的悲歌,但會用最微小的力量譜出一首微幸福的旋律♬


一直印象深刻的日期10/1/10/8,這一天是和犬瘟母子-歪媽歪弟相遇的日子,
相遇時,是有臨時拿起手機拍照記錄的,只是不知怎麼的找不到照片,
關於牠們的故事,就順著抗瘟日記的第一篇跳著走。


打開電腦檔案,原來,記錄的照片檔在這兒,
手又發癢了,那,再跳著倒轉吧,
倒轉的相遇,對照現在的歪媽歪弟,這回味的倒轉,還蠻對比的。



那一天,是聽著愛心媽媽說有2個快奄奄一息的黑白貴賓,所以也算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,
車還沒停妥,遠遠的真的看見傳說中的流浪的狗狗,白色的,但不是白貴賓。



從眼前晃過,好糟糕的一身毛,是第一個念頭。



呵著氣朝我走來,還沒走近,已經聽見牠不斷咳嗽的聲音。



不是白貴賓啦,但其實是不是貴賓不重要,重要的是,牠沒有家了也生病了,身份血統都不是重點。



有著漂亮慧黠的雙眼,可惜了,也貼上了流浪的標籤。



近看全身遍佈著大大小小的油漬,躲在車子底下,弄髒了牠一身被剪亂了的白毛。



聽說還有一個黑貴賓,趴下車底查看,有個黑影,不穩的晃著。



蹣跚的從車底鑽了出來,不是黑貴賓啦,但也無妨。



但,蹣跚走近的牠,一看,讓人從心底泛起不捨之情,病了,似乎很嚴重。



當時的歪媽佇立著,眼神是空洞的。



翻看牙齒,好年輕,挺多才1、2歲呀。



身上好多小蟲子,還有這一身剪得參差不齊的毛髮,應該很久很久就不被好好疼愛過了吧~



當時的歪弟,是硬撐著要走向我們。



哎,多久沒人願意讓牠們靠近了是吧,伸出手,來這兒吧,不被愛的孩子。



撫了牠,倒抽了口氣,眼睛和鼻子的症狀,很難不去連想到是犬瘟,尤其那快睜不開的雙眼。


緊跟著歪媽,被人類遺棄了,至少,不會被媽媽遺棄,跟緊媽媽,流浪的孤獨感會淡些。



是那麼奄奄一息,又像是在海中浮沉許久捉到浮木般,強打起精神奮力的搖著尾巴。



嚴重的咳嗽,讓牠又再度要癱軟,看著後面好奇湊上來圍觀的家犬,命運,是由不得自己的吧。



看著眼前這對母子檔,其實當下我是有些遲疑的,畢竟我的勇氣沒有太充足,
很多的考量在腦海裡閃過,該怎麼辦,很傷腦筋。


徘徊在救與不救的兩難,一個念頭,讓我沒有再多猶豫,是什麼念頭,生命,緣份,如此吧。



請小雯媽麻找來了紙箱、項圈、牽繩,走吧,先上車要緊。



坐上老爺車的母子檔,很緊張,去哪,又或者牠們會來到這流浪,也是被用著機車載來遺棄的。



沒事,安撫著牠們,笑了,歪媽笑得好開心,方才那空洞的眼神注入了笑意,
原來,讓一個失去愛的孩子再重展笑顏是那麼簡單,就是溫暖,而我給的卻好薄弱,
不知怎麼的,當下,那笑容讓我好慚愧也好難過,不輕易掉下的眼淚,在眼眶裡打轉著。



去了趟醫院,醫生用大小來分藥,一天要餵食三次藥,先撐過眼前這難關吧。



準備了飯,加了羊油塊,不單是靠藥物,畢竟犬瘟這病,是會奪命的,藥療和食療雙管齊下吧!



先帶牠們習慣在廁所大小便,挺聰明的,一下子就學會了。



學會好習慣,也許,有一天抗瘟成功,會有機會找家的。 



開動吃飯了,這是第一餐,2個都很緊張,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。



晚上,第二餐,罐頭+飯,先把流浪時透支的體力拉回來吧。



吃了香香的飯,歪媽笑得很燦爛,和下午相遇時,略有些不同了。



歪弟呢,依然病懨懨的,要加油,抗瘟小子!


再燙了豬肝,希望能多補充體力。


聞到豬肝味,歪弟起身了,肯吃都是好現象,要挺得過這一關喔!


這是我和歪媽歪弟相遇的源故事和照片,倒轉的相遇,是我們的開始。




這是101/12/17的歪媽,因為醫生的建議,從沒洗過澡,但毛長長了,居然出奇的漂亮,
這身雪白的毛和漂亮的臉龐,原來,歪媽是高貴的狐狸犬。



這是101/12/17的歪弟,在10/11確定有犬瘟 ,12/6開始出現神經症狀,
但那烔烔有神的雙眼和燦爛的笑容,讓我知道,牠很勇敢,沒有放棄自己,
那,我們繼續走下一關吧,不一樣的歪媽歪弟,牽緊我的手,我們一起走著吧!
 


 


犬瘟母子/歪媽。歪弟/抗瘟日記-故事延伸閱讀:


101/11/28 相依為命的犬瘟母子Ⅰ


101/11/28 歪媽歪弟抗瘟日記Ⅱ


101/12/6 歪媽歪弟。蹦蹦跳。抗瘟日記Ⅲ



101/12/15 暖暖的冬陽。歪媽歪弟-陽光浴


101/12/17 我的小小志願


創作者介紹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美
  • 有人疼有人愛就是不同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