歪弟是有犬瘟的,原以為牠低空飛渡過了六個星期的觀察期後,有點不幸的是,依舊出現了神經症狀。


好吧,有了神經症狀就有了,生命都有定數,就認了吧,
只是,每天看著歪媽和歪弟,我是認了,那牠們呢,可沒呢。


看見我,母子倆開心的吼叫著,跳著舞迎接著。



平常沒見著時,不知牠們是否都是這麼練著舞,只是,舞步不太協調,也亂著呢。


歪媽老是壓著歪弟,這媽媽呀,真要說起,其實不是那麼稱職。



歪弟也會跳舞,跟著媽媽跳起沒舞步的舞來了。


最近的餐點裡,加了些深海魚,食補食補,加油吧!!



歪媽很搞笑,如果多加訓練,改天也來組個表演團,歪媽當團長好了。



很厲害,可以這麼攀著圍片,挑戰著何時能跳出圍片中~


歪弟也加入媽媽的指導中,常看著歪弟,如果沒有那點著頭的神經症狀,我其實是忘了牠有犬瘟的。



朋友們都說歪媽很漂亮,其實我覺得歪弟更有特色,尤其那獨特的花色,應該不會撞色吧~


歪媽歪弟整天蹦蹦跳跳,甚至有點太活潑了,
是好事,不礙事,只希望撐得過,能這麼蹦著跳著都是好事,
撐得過最苦難煎熬的日子,未來定是守得雲開見月明,
是吧,希望是。


 


 



犬瘟母子/歪媽。歪弟/抗瘟日記-故事延伸閱讀:


101/11/28 相依為命的犬瘟母子Ⅰ


101/11/28 歪媽歪弟抗瘟日記Ⅱ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