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後的小哈家族
,小哈扮了個鬼臉,然後小哈帶著我去認識個新朋友。



一個坐在屋前的瑪爾濟斯。



呃,餵食小哈這麼久了,沒在這附近見過這瑪爾,尤其全身髒兮兮的,會是家犬嗎?



哇,瑪爾妹妹很親人,起身朝我搖尾巴,其實,我是想跟瑪爾妹妹說,牠該去找小哈~



瑪爾妹妹緩緩的朝我走來,唉,我很想喊救命,更想,一走了之,因為,心裡大致有個譜了~



瑪爾妹妹,我若沒猜錯,妳肯定是流浪狗吧,一個熱騰騰的家犬流浪狗吧。


挨家挨戶按門鈴,得到的答案是沒有人的;問了附近,也沒人的,
反倒是,幾個民眾都異口同聲的說:趕快帶走吧。


唉,得到了不是想要的答案,即使心裡有譜,但還是難過於又一個被遺棄的生命。



又單手騎機車了,當時也是這麼載著曼尼的,
不同的是,懷裡的瑪爾妹妹很乖,沒有曼尼當時因驚恐而要咬我的動作,往醫院去吧~




到醫院,基本流程和檢查,先掃晶片,用了2台晶片掃瞄機,一如往常,沒晶片(有才怪咧)~



驗了四合一,心絲蟲和艾利希體的部份出現不甚明顯的陰影,
這可模糊地帶了,不解的問了醫生,那該怎麼辦,算是心絲蟲和艾利希體嗎,
醫生也猶豫了,嗯,半年後複驗吧,屆時會是最準確的。




要換造型了,瑪爾妹妹要洗去一身髒亂囉~



哇,還沒洗澡,就捉到了許多跳蚤和壁虱蟲,好嚇人,這瑪爾妹妹是流浪多久了呀~



雪白的毛,染成了灰色,就如同牠的生命該是彩色的,如今也淪落到濛上一層黑灰般。


美容中的瑪爾妹妹,期待牠能洗去一身的黑灰後,變身成美少女吧~
















 

豬小妹。狗狗異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